[帥] 短篇小說 – 那個騙子死了

0 214

那個騙子死了
作者: 元帥

 

嗯,這個故事應該怎樣開始呢?

因爲注定會是一個悲傷結局的故事
我竟一時不知從何講起

【1】
那應該是我剛步入社會的第一年
我運氣很好,剛畢業就被本市數一數二的大銀行錄取了
我知道,要想做好工作,早晚會碰到一些對我今後產生巨大影響的客戶
但是沒想到,她出現的那麼早

我還沒進公司時,她已經是我們銀行的VIP了
被所有同事衆星捧月的那種
被各個經理搶著招待的那種
而我雖“久仰大名”,卻從沒機會見過“真身”
她的名字,只會在茶水間被大家提起
而我因為剛來,為了避嫌,在她們細聊之前,就會拿著咖啡快速離開了

終於有一天,我被經理叫到他的房間裏
將我介紹給這位“客戶”認識
當時的開場白是這樣的
「王姐,這是我手下新來的很好的小姑娘,你以後有任何需要就跟她説,她會幫助你的 」
等到她離開後,經理小聲跟我叮囑
「你應該聽說過她。她很大方的,事兒也不多,以後我萬一在忙的時候,你就可以幫我多照顧照顧她 」
説這話的同時,還順便給我使了一個眼色
我自然心領神會,當時在心裡對經理感激涕零
現在再回想起來,竟然不知道當時是否真的應該感激他

【2】
第二次見到她,也是在銀行
距離上次經理把我介紹給她並沒有過去多久
但是那次她來辦業務,卻並沒有來找我
還是指明叫了經理
我雖然當時心裡確實有小小不舒服
但是也很快釋然
的確,在銀行,像這種客戶哪裡是那麼容易就可以成為自己的?
我一個新來的員工,人家也沒有機會了解我的工作能力
有經理推薦加持,我已經比一般新員工更幸運了
如果客戶這麼容易就自己跑來找你
那對於銀行的其他員工來說,未免也太不公平
於是我見她自己一個人坐在貴賓室等人,並沒有主動上去介紹自己
而是跑到一邊,用餘光慢慢的打量她

那是我第一次真的對她產生好奇
因為她看起來,是那麼的不起眼
穿著也很簡單
扎著一個馬尾,讓我竟看不出來她的真實年齡
背著一個普通牌子的大帆布包
一條一看就是穿了很久的牛仔褲
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T-shirt上衣和運動鞋
她總是低著頭走進銀行
進來之後,徑直走去經理辦公室旁邊的貴賓室等著要等的人
如果沒有認識的員工主動跟她打招呼
她就自己一個人坐在角落
靜靜地看著手機

看到這裡,我突然走了神
怪不得她能吸引我的目光
怎麼跟剛進公司的我,這麼像?

【3】
真正跟她聊起來,距離第二次偷偷觀察她也過了一兩個月了
這次換我在貴賓室等著客人
她走了進來
我覺得她不一定記得我
所以我點頭,算是打了聲招呼
可是她竟直接坐到了我的旁邊
我起身讓位給她
她開了口,「你坐,陪我聊聊」
我拘謹的坐了下來
可是她並沒有馬上開口,還是從包裡拿出手機看著
過了有一段時間
她悠悠地在我旁邊出聲
「 你跟你其他的同事們,很不一樣 」
我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句嚇到了,愣了一下
然後扭過頭,看向坐在旁邊的她,禮貌的笑了
「 是嗎?」
我並無在意
她繼續説
「 我觀察你有一段時間了,你好像自己一個人獨來獨往比較多。從沒在茶水間看見你跟她們一起聊聊八卦什麼的 」
我正想禮貌的解釋一下,可能因為我剛進公司不久,跟大家還不是太熟
但她並沒有給我解釋的機會,繼續說道
「 你很喜歡看書,是嗎?」
這回換我愣住了。
不知怎得,我的心動了一下
沒想到她從哪裡發現我喜歡看書。
她好像看穿了我的心思一般直接回答我心裡的疑惑
「銀行有規定辦公室裡不許放其他的私人物品,但我發現你的櫃子上擺著幾本與銀行無關的書」
啊,我一時竟不知道她說這話的用意,只能當成是責備小心地回答
「 嗯,對不起,是我的疏忽」
我小心地看著她,沒看出她的任何表情
沒有微笑,也沒有嚴肅
她沒有看我,也沒再書的話題上繼續說
「 我打聽過你,經理和其他的同事其實對你評價都不錯,說你業務能力很强。但我不這麼認為。。。」
說這話的同時她直接對上了我的眼睛
慘了,這回是責備了
我小心聽著她接下來的評價
「我看出了你骨子裏有一股傲氣,雖然對誰都客客氣氣的,但你心裡覺得你跟其他那些女生不太一樣。」
這是我第一次聽一個不太認識的人如此評價我,我心裡五味雜陳
一時竟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她也笑笑,不再説話
我現在完全不記得那天是怎麼離開那個房間的了

【4】
那之後再見到她
是到了那年的春節前後
她照例來我們公司辦理業務
臨走前,客氣的送上一封紅包給每一位同事
最後一個走到我跟前
將一個紅包遞給我
「 新年快樂啊,改天我們一起出去吃飯! 」她笑得莫名的很親切
「 新年快樂,好啊! 」我順口答應,卻還是提醒了我上一次跟她的談話
不知道為什麼,見到她,我莫名的有些緊張
回到家後,才發現
紅包除了跟同事們一樣多以外
裏面還多了一張書店的高額預付卡
我的心臟像漏跳了一拍
但是感覺暖暖的

【5】
那之後,半年過去了
在普通休息日的一天
我自己一個人跑去電影院看電影
剛巧,碰到她也在跟她的朋友們排隊
她看到了我,笑得不驚喜,好像老友一樣走過來跟我搭話
「自己一個人?」
「 嗯,我喜歡自己一個人看電影 」
「 你打算看什麽?」
「 一個文藝片,你們呢?」
「 她們選了一個喜劇,我是陪她們看的 」
她的回答,語義很明確
「 哦,聽説挺好看的 」
我回答的有些敷衍
她沒有搭話,扭頭走回了她的朋友們那邊,聽到她對她們説
「 我遇到了一個我一直想要跟她吃頓飯的人,再説你們想看的電影,我興趣不大,我去跟她看了啊,你們看完不用等我,明天按原計劃,還是同一時間來我家接我打golf就好了」
然後走回到我面前「 走吧,難得抓到你,想請你吃頓飯,你也只好委屈先陪姐姐我看場電影啦 」
説這話的時候,她沒看我,只是徑自搶在我前面,買了兩張我想看的電影票
我就這樣傻傻的跟在她後面,任由擺佈

【6】
那天的電影講了什麽,我現在想不起來了
但我記得,電影全程我們小聲聊了很多
聊了彼此喜歡的導演,喜歡的演員,對電影的一些感悟和對文藝片的認識,等等
不知她是有意附和我還是怎樣,我們的品味莫名相似,那天很聊得來,竟讓我開始有了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我本來不喜歡在看電影的時候跟人討論
這是爲什麽我總是自己一個人看電影
但當電影院昏暗的熒光打在她的臉上時,我看到她笑得很溫暖
也漸漸融化了我對她疑惑的心
我聼得出她對我很欣賞
她説,她不會跟我們公司其他的同事聊這麽多
不知道爲什麽,我莫名的相信了她説的話

看完了電影,她説她餓了
基於她請我看電影,我要回請她吃飯的原則
我問她想吃什麽
她説讓我介紹一間我自己常去的餐廳給她
所以我帶她去了我的“食堂”
説是 “食堂”
其實就是一間門面很小、很不起眼的日本料理店
它坐落在市中心的一條繁華的巷子内
但是由於年代久遠,店面的招牌很舊、很小了
店裏面也不寬敞,臺子一共才四五張
所以,他的生意基本靠熟客
比起外面燈紅酒綠的 ‘旖旎風光’,是沒有年輕人願意主動踏進這閒不起眼的小店鋪的
我發掘它的機遇,也很偶然
就是喜歡找一些不算熱閙,價錢也不算貴的地方
認定了這間餐廳,我就很少再換

我自然地推開了餐廳的門,熟練的用日語簡單的跟在壽司臺忙碌的老闆打聲招呼
老闆也熱情的回應著我
我記得他當時的大概意思是說,很少見我帶朋友來,讓我們坐一張四人桌,而不是我經常坐的吧檯之類的吧
我笑著答應, 扭頭正好撞到她驚喜的眼神

服務生小妹妹是中國人,也熱情的招呼我
我順勢介紹她們認識「 這是我們公司的一位客戶姐姐 」
她却搶著説「 我可當她是我親妹妹! 請問, 我妹平時都是自己一個人來這裏吃飯嗎?」
「是啊, 一個星期至少來一次。每次都一個人坐在吧檯,只跟老闆聊天,每次點的都一樣 」「哦?是嗎?好啊,那她平時喜歡吃什麽,麻煩照常給我們來兩份好了」
服務生小妹笑的很親切,轉頭就直接先給我們上了兩大瓶 House Sake
我跟她,對視了一下
笑的很大聲

【7】
那頓飯,我們聊了很多
算是我們正式認識對方的第一餐飯
她姓王,英文名叫 Apple
因爲她喜歡吃蘋果,這個英文名起的,確實也是很隨意啊,很像她爽朗的性格
我倒覺得,她圓圓的臉蛋很像蘋果
紅撲撲的,不顯老
她已四十出頭的年紀,看上去,確實像大不了我幾歲的樣子
她是上海人
移民二十幾年了
一直沒有入籍
因爲父母還在上海,身體不太好
爲了經常往回跑,才沒換護照
她還興高采烈地給我講了,曾經母親60嵗大壽時,是如何連夜買機票回去給母親驚喜的
我笑著聼完,眼框卻溫熱了起來
我們都是孝順父母的女兒,所以才讓我覺得某方面跟她莫名的契合吧
她跟朋友合夥開了一閒貿易出口公司
出口的都是跟小孩子相關的一系列產品
大到嬰兒床、嬰兒車,小到奶粉、紙尿褲,應有盡有
但是言語中,她並沒有表現出來因爲生意做得很大而竊喜的樣子
反而像普通消費者一般的感慨
「哎,小孩子的錢真是太好掙了!所以以後我絕對不要生小孩!」
説著,就作勢要跟我碰杯
我手擧起來,嘴巴張開,隨口就問了句
「那姐姐,你結婚了嗎?」
問完我就後悔了
因爲我從沒主動開口問過她的私事
她的公司,她的家人,她有幾套房子
都是她從不避諱主動跟我說的
她在説的時候,也沒有讓我感覺有炫耀的成分在
就像是,在跟自己的妹妹聊家事
所以,我的主動開口,好像辜負了她的信任,覺得很不適宜
就算這樣,她聼完後,也沒有絲毫的勉强
笑笑,開口道
「 我曾經差點就步入婚姻,但還好沒有」
簡單幾個字,卻像是道盡了人生一般
她低頭喝著酒
我不敢再追問
她馬上用了一個微笑,化解了由我引出的這個問題的尷尬。
「 欸?你呢?」
她快速反問我,打破了我的沉默
「我有 ‘妹夫’ 嗎?」她依舊笑笑的,仿佛在給我臺階下
我不喜歡主動問別人私事,其實也是爲了避免常常需要用自己的私事來交換。
「我曾經差點就找了一個男朋友,不過還好沒有」
我用她的句式像開玩笑一般回答她
其實也是因為一言難盡,不知從何講起
我尷尬的看著她,奇怪,我像是看到了眼裡驚喜的神情
是我看錯了嗎?
我們兩個相視一笑,有默契的結束了這個話題

夜色很深的時候
我扶著微醺的她,走出餐廳
臨出門的時候,她還是强撐著意志拿出卡來搶在我前面結賬
邊拉著我,跑到老闆面前用更流利的日語説
「 這是我的妹妹!以後請您多多關照,多給她點肉吃,少給她點酒喝! 」
老闆笑得很開心「 好的,好的!」
在她看不見的身後,我也笑了

【8】
又過了一兩個月
再次接到她的電話的時候
她已經有一段時間沒出現在我們銀行了
電話裏,她聲音高昂,聽著很開心的樣子
「 妹!幹嘛呢? 」
「 我在上班 」
「 所以你明天休息咯?」
她知道我喜歡上一天歇一天的排班習慣
「 嗯 」
「 明天時間空出來,晚上來我家吃飯。地址我等一下發給你,就這麽説定了啊!」
她还是不由分说的做事风格
我在電話這頭笑了

晚上我來到她其中一個新買的房子
那是她三間住所中的一個,是個公寓樓
沒有我之前想象中的那麽大、那麽豪華
裝修風格跟她本人很像
簡單、低調
她說是剛買的,爲了做投資用的,不是自住
她現在自己住在一個House裏
投資這個房子,唯一喜歡的就是它的陽臺看出去的景色很好
她說,知道我是個 “City Girl”
於是趁著還沒出手,先帶我上來賞賞景
我看著窗外無遮擋的山景感嘆道
「好美啊,這個view真好」
我仿佛感受到了她在身後注視著我的目光
我反應過來,又鬆懈了,説了不合時宜的話
果然,她聼進去了 「真的嗎? 你要是喜歡,進來住 ! 把你現在的房子退掉。你不用不好意思,不給你免費住,大不了少收你點房租就好了!」
她説的好像很認真
我當時還是尷尬的連忙擺手笑笑
「不用不用,我隨便説的」
這回她只是笑笑,就沒再堅持了

我們兩個人對坐在一張很大的矩形餐桌上
各自佔據了最遠的一個角落
她看了看我,拿著自己的餐具和酒杯,跑過來,坐在了我旁邊的位置
解釋道「本來想跟你吃個正餐,正式點,但我們倆也離得太遠了,我還是喜歡坐的離你近一點」
我微笑的看著她

說是正餐,其實也只是清蒸了一個波士頓龍蝦
沒有特別的菜了
我倆一人一個,看著對方,有默契的放聲大笑
我打趣道「還真是質樸的正餐呢」
她邊拆龍蝦,邊俏皮的吐了下舌頭
「被你發現了,我根本不會做飯,剛才這兩隻龍蝦如何放尿還是我在YouTube上現學的呢」
不知怎的,我當時鬼使神差的就說了一句「你要想吃,下次我來給你做飯」
她微笑地看著我,默默呷了一口酒

那天晚上又具體聊了些什麽呢?
我只記得那天她真的很開心,隱約中好像提到最近有了什麽新的愛好
覺得人生又充滿了樂趣
剩下的時間我們就是在傻笑
喝的醉醺醺
她說話永遠盯著我的眼睛
我就一直假裝看不見

【9】

就這樣,平靜的過了有一段日子
直到有一天我在上班
接到了她的電話
電話中,她很急促
説話顛三倒四
我聼了很久,才聽出她想幹嘛
總的來説,就是自己鑰匙被鎖到房子裏了
我說,我在上班,沒辦法去找她
她說那就先打200塊錢給她找個鎖匠來開門
我聽了,馬上說可以
掛了電話,我就把錢打過去了
但是那一整天我都在想
她既然有電話,怎麽會第一個打給我,而不是她的其他朋友
手機裡也應該有綁定銀行卡吧
找個鎖匠應該不是難事
倒也不至於需要打給我吧
後來想著想著就開始責怪自己太小心眼
區區200塊錢,數字也不大
竟然也要想那麼多
實在不應該
直到我下了班把電話打回去
想問問事情解決的怎麼樣了
需不需要我過去看看
卻沒人聽電話,短信也沒人回覆之後
我開始擔心是不是還有什麼別的事情

【10】

距離上次她把鑰匙鎖在家裏面,過去有好一段時間了
就像完全斷了聯繫一般過了一個多月
終於接到她的電話
電話裏的她沒有了昔日的熱情
我當時就心頭一緊
隱約覺得,有事情發生
果然,她説最近發生了點事
沒辦法在電話裏聊
想要晚上來我家,當面跟我講
我有點猶豫
説不上爲什麽
她説了句「 不方便嗎?」
我説 「 那倒沒有,行吧 」
晚上我就在家憂心忡忡地等著她
莫名有不好的預感

【11】

果然,她來的風塵僕僕
甚至可以用灰頭土臉來形容
雖然第一次來我家
但是沒有絲毫的寒暄
或有任何的興致參觀一下之類的
在餐桌坐下來之後
就問我家裏有沒有酒
我拿了一瓶紅酒出來
只給她拿了一個杯子
她徑自地喝了起來
我就安靜地坐在旁邊不説話
等著她開口
她當時就是顯得有些猶豫
繼上次她被鎖在門外失了聯繫之後
我想了很多種情況
但寧可是希望她有什麼好的事情,一直沒機會聯繫我而已
但看她現在的狀態
我就預感到我並沒有完全猜對
可是她之後説的話,遠遠超過我以爲的 ‘匪夷所思’
「 我不知道怎麽跟你説,其實這不是我的事兒,是我那個公司的合夥人,也是我一個特別好的姐們兒,我主要怕跟你説了之後,你會帶有色眼鏡看我們,覺得姐姐沒有給你做好榜樣,又怕影響了我在你心目中的形象 」
她最後是這樣開頭的
總的來説,還是個好的開頭,因爲我聽完之後感覺應該沒有我想像的那麽糟
第一,因爲她説不是她自己的事
第二,她支支吾吾的原因更多是在乎我的看法
不得不説,我很吃這一套
我的表情放鬆多了
「 沒事兒,你説吧,怎麽了」
她看我的表情,也放鬆了一點點
「好吧,是這樣的,她最近婚姻出了點問題,她老公出軌了,被捉奸在床。我們一起去的,但是當時沒忍住,我姐們兒就把對方那個女的打了。誰知道對方也不好惹,就沒吃這個啞巴虧,當場就報警了。她老公呢,一點沒向著她,順勢就提了離婚,讓她自己收場。這打的,一點都不值,把自己全賠進去了。然後那天我們就一起進了警局。對方那個女的不依不饒,當場就要提告,一定要拘留她。所以,我姐們兒現在還在警局呢。我們是都出來了,我這兩天一直爲了她跑,要把她擔保出來,我直接找了我們公司的法務讓他們幫忙,很簡單,現在交保釋金,我簽個字就可以出來了,但是你知道保釋金要多少嗎?10萬加幣!」
我幾乎是張著嘴聽完的,我有好多問題要問,但是還沒給我機會開口,她之後説的話就完全把我的嘴巴堵上了
她繼續説,「可是這事兒難就難在,她跟她老公鬧到翻臉,我出來後,馬上就去找了她老公,她老公也是鐵了心要離婚,完全不幫她,一分錢都不願意出。她自己哪有那麼多私房錢啊,她父母都不在這裏,這事兒鬧的,你不知道,我們這幫朋友的圈子很小,這麼丟臉的事情不能輕易傳出去,所以我能找來幫忙的人不多。可是你不怕,你不認識我們這個圈子的人,我把我現在手裏能拿出來的私人流動資金全拿出來,還是差兩萬,你能幫姐姐這個忙嗎?你現在手裡有多少,能馬上給我?你有多少先給我多少,不夠我再想法去凑!但是你的綿薄之力,現在都算幫我姐們兒一大忙了啊!我跟她提過你,她知道有你,回頭她出來我帶她來謝謝你!」
「欸!不用!這麼大的事兒,我也沒遇到過,你為了救朋友我當然要幫!」
我當時那腦袋一熱,就說「我這人沒什麼好處,就是還算夠義氣,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我現在只有一萬不著急用的錢,可以先給你,剩下的,你再找找其他朋友吧」
雖然我的積蓄確實也沒多少
但是對她,我也算實話實説了
我其實當時根本沒給自己時間思考,甚至沒多花時間説服自己就做出了這樣的決定
我以爲,我瞭解她,瞭解她的工作,瞭解她的家庭,甚至瞭解她的住處
讓我覺得自己如果太一意孤行堅持原則,可能就破壞了之前跟她一切的美好
所以我還是很放心地,又有些佯裝大方的當場就把錢轉給她了
她走得很急忙,她說直接去警察局擔保她的朋友了
其實那晚已經很晚了
我幫她叫了車,問需要我陪同嗎?
她說,不想讓我這個妹妹去親眼經歷這樣的事情,出於對我的保護,我在家等她消息就好了
【12】
兩三個星期過去了
我一直聽不到她的消息
也正常
如果事情順利,她們也需要時間處理後續的事情
如果不順利,就更需要了
總覺得這個時候,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
但是不得不説,我的心眼也沒有我想象的那麽大
這樣一天一天沒有消息
我每天心裏都像有一塊大石頭壓著一樣
就這樣心不在焉的過了快一個月
雖說我那筆錢確實不著急
但是我討厭失去聯繫
無論出於任何形式

那段時間我想了很多
借錢這件事情,對我來說最難的不是借出去
而是借完之後
我竟然沒有了關心對方的理由
你關心的多,對方可能以為你是在催錢
你不聞不問
到最後失去的只會是朋友
在這種情況之下
我權衡不了利弊
只能安靜的等著
等著她找我
如果她再找我
我跟自己說,錢可以不還
但是絕對不會再借
因為我不想失去她這個姐姐

【13】

終於
我已經忘記時間過去多久了
我收到了一個陌生來電
我當時並沒有想到是她
當她的聲音說「是我」的時候
我幾乎要哭出了聲
當她說第二句的時候,我就淚如雨下
她說「我想你了」
我二話不說,什麼都沒有去想,只是說 「你在哪?我現在去找你!」
對面沉默了幾秒後說道「我回國了,現在在國內,等我回去找你」
說完她就掛斷了電話
我甚至都來不及問她什麼時候回來
之後幾天的工作我都恍恍惚惚
直到經理把我叫進了他的辦公室
我開始覺得自己的世界逐漸崩塌

【14】
我以為他會想說最近我的工作狀態不好
做些提醒之類的
但是他直截了當問了一個我從沒有想過的問題
「你還記得我一年前介紹給你的那個王姐嗎?」
我愣住了
沒等我回答,他繼續問道
「她之後有私底下找你做過什麼業務嗎?或是開戶之類的?」
「沒有啊,怎麼了?」
我沒說謊,確實沒有
我們雖私底下一直有交往,但是她來銀行一直都是找經理
我偶爾在銀行看到她也假裝沒看到
我覺得我們的交情是交情
在工作上她當然有自己選擇的權利
她不找我一定有她自己的理由
然後經理說道「哦,好,那如果你最近在銀行見到她,或是她有找你的話記得告訴我」
我開始緊張了,緊張得莫名其妙
實在忍不住好奇我問「好,請問,她怎麼了嗎?」
「你最近有可能在公司會聽到一些什麼八卦,但是我們還在調查,還沒落實,所以不能盡早的下結論,總之你們誰有她的消息,馬上告訴我!」

【15】
我傻了
離開經理辦公室我第一時間就是去了茶水間
泡了杯咖啡就開始在那等
等到有同事進來我就擠個笑臉
開始我的表演
「欸,我剛才被經理叫到辦公室了,你知道他問我什麼嗎?」
同事先是愣了一下,然後一副我大驚小怪的樣子說道
「王姐的事吧?我們都被叫過了」
「所以她怎麼了?」我迫不及待的臉,自己都覺得異常
「哎,其實我也不太相信,但我聽說她是個賭徒,半年前開始賭博,最近越賭越大,現在好像輸光了,跑回國了。她的公司和她的房子已經有兩三個月沒還上貸款了。現在欠銀行很多錢,所以銀行在調查她所有的賬戶信息,檢查她的財務狀況。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是沒錢可能是真的」
嗡的一聲,我的腦袋大了
一時 我竟説不出話來了
WHAT?! 什麼?!
我不相信
這也太戲劇性了
我怎麼從來沒聽說過?
我怎麼什麼都不知道?
我迷迷糊糊的回到自己的辦公室
沒過多久,我就決定打給我另一家銀行的朋友
因為我知道她在五大行的另一家銀行也有賬戶
我從來沒想過要查她
現在我想也許我能幫助她,也幫助我自己調查真相

來不及解釋太多,我就跟我朋友說幫我查一個在他們銀行的賬戶
我給了他所有我知道的資料
更權限的資料也許不行
但他至少可以查到她的賬戶信息
和銀行流水、現金出入等
我想如果對上時間,也許就能知道一些什麽事情
我首先給了她的電話號碼
可是卻查不到
如果她不是用這個號碼做的銀行登記
那就證明她還有其他的我不知道的電話號碼
我已經來不及想這麼多了
最後用她給我其中一個家的地址、電子郵件地址和生日鎖定了她的賬戶
我們找到了她
可是朋友在電話那頭沉默了很久
我知道他在查看
他在翻看一切能讀懂的信息
等待的時間越長
我覺得一切越不簡單
我想著一切最壞的打算
無非就是她從很久之前就沒有動過這個賬戶了
無非就是她的賬戶確實沒錢了
無非就是我的錢再也拿不回來了
我的朋友終於緩慢的開口了
「你的這個朋友好像破產了啊,她最近的消費記錄顯示賬戶裡只剩下$0.67 了」
這個時候 我已經起了一身的鷄皮
「還能看出什麼嗎?我想知道 」
我像等著揭曉最後答案的人一般
希望朋友快點告訴我結局是什麽?
他繼續説「 因爲我只能看到半年的流水記錄,但是起碼從半年前開始,她的賬戶就有奇怪的,大筆數目的進出。幾乎一大筆錢進來,馬上就有一大筆錢出去。」
我沒有説話
不知道説什麽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她的出處全是給同一個地址,是一家博彩公司,也就是賭場相關的賬戶,我現在嚴重懷疑,她在賭博。你沒有借給她錢吧?」
我心裡冷笑一聲,做金融的直覺都這麼好嗎?
那我是在幹嘛?
「我知道了。謝謝你,先這樣吧,我再找你」
我落荒而逃似地掛了電話
我不知道是因為我不想聼到真相
還是不想聼到不了解真相的人對她無端的揣測而無意中説她的壞話
我當然不會跟別人解釋我們兩個的關係是什麽樣的
也沒有人能體會我對她的感情是如何一天天建立起來的
不會因爲什麽莫名其妙的賬戶
和狀況不明的事情而作定論
甚至沒人能保證,我們以爲的真相,就真的是事實
就這樣,我已經不記得時間過去了多久
直到那天我在上班的路上遇到了她
她是專門來等我的
我知道
但是距離銀行還有很長一段距離
當時看到她的樣子
我就心涼了一半
我首先有一堆疑問,多到我不知從何問起。
她也確實沒有給我機會
抓著我的手說
「姐現在需要你的幫忙!」
跟上次一樣,沒有寒暄,沒有敘舊
也沒有想念
只有幫忙
她繼續說「你知道我現在見你一面有多難嗎?」
我想,她是想說,她現在要冒著風險見我一面很困難吧。
我沒有說話,一句都還沒有說
「我媽生病了!很嚴重的病!我之前是回國去照顧她了!所以才很久沒跟你聯繫~」
老實說我對這個故事從來沒有做任何準備
所以我的疑惑大過了悲哀
我當時除了短暫沉默給自己時間消化,一句話都説不出來
也對,她並不知道我知道了些什麼
起碼她還在嘗試用謊言來彌補她在我心目中的形象
我就開始想哭
為了掩蓋我的情緒,我只能馬上回問她 「是嗎?那,阿姨現在怎麼樣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太敏感,我仿佛看見她鬆了一口氣
我只能想象成是我相信了她說的話而鬆下的那一口氣
「我媽病的很嚴重,現在需要打一種進口藥續命,一針就是兩萬人民幣,我把我這邊所有的積蓄全都拿去給我媽買藥了,你還有多少錢,借我點給咱媽買藥吧」
她說這些話的同時,我知道自己的表情已經不對了
「妹妹,求求你,算姐求求你,咱媽就要靠你了!幫幫姐姐,你還有多少積蓄,能都給我嗎?我應急而已,給我一個月,我賣了國外的股票我就可以還你錢了!我咨詢過我的會計了,只是我賣股票兌現需要時間,但是咱媽等不了,一天都要一天的錢,你幫我就等於幫咱媽續命啊!」
我感覺她開始有一些急躁了
「 姐,你知道的,我就是一個領工資的白領,我不像你們,我沒有那麽多積蓄 」
我連帶著嘆了一口氣
我還不想戳穿她的謊言
「我會還的!這樣,我可以先開一張支票給你,但是兌現日期我可能要寫一個月之後,就當你借我作爲緩衝期。你借我多少錢,你自己寫數字,連帶你上次借我的一萬。我已經簽好字了。我不能待太久,你之後還是打錢到我賬戶就好了,我先走了,我再聯繫你啊!」
沒想到,話居然説到了這個份上
我更沒想到她仿佛有備而來,並沒有給我拒絕的機會
我像被逼到角落裏的瞎子,完全沒有了還手的餘地。
只想儘快把她推開,還我一片光明的喘息。
好吧,我放棄了,我對自己說

【16】
也許還是念在之前跟她真誠的交往的份上
我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思考
我的心情很複雜
那種感覺既陌生,又害怕
老實講,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什麼是真相
是相信自己過去這一年的真情實感
還是相信目前手裡有的證據?
萬一她的母親真的生病了呢?
如果在我不知道她財政狀況的情況下,我會幫嗎?
幫,當然幫!
那是傾盡家產也要幫的忙
但是看著現在我手裡這張空頭支票
它真的就是一張“空頭支票”
除了日期和簽名
全是空的
她難道不覺得我會去查她的賬戶嗎?
只要查了,她就露餡了,不是嗎?
於是,我抱著最後一點點希望又做了一件事
我打給了她的公司
“ 您撥打的號碼是空號,請查詢后再撥 ”
我的心已經不跳了
我的血液已經不流躺了
我已經不懷疑了

【現在】
我已經不在銀行上班很久了
我已經幾年沒聽到她的消息了
直到最近之前在銀行上班的一個同事生日
把我們都叫去了她家裡聚會。
其實我已經把她忘得七七八八了
我是說,是在沒人提起來的情況下
果然,
「 哎,你們還記得咱們銀行以前的那個王姐嗎?」
我當時正心不在焉的坐在一旁準備要走了
我馬上一個機靈,豎起了耳朵
但是怕自己激動的太明顯
只是往前傾了傾身子
就聽到其他人在附和
「記得啊,人很好的那個大戶」
「對了,她破產那件事是真的嗎?她真的賭博嗎?」
「先別管那件事是不是真的,我告訴你們一個更勁爆的!」
「怎麼了?」「什麼啊?」
大家還是比我都八卦
「我最近聽經理說,她死了!」
「。。。。。。」
「啊?!多好的一個姐姐啊,怎麼說沒就沒了?!」
「她之前還請我吃過飯呢!」
「我也是!完全看不出來她有賭錢的嗜好啊!」
「她怎麼死的?」
「聽經理說,是突發心臟病,死在賭桌上的!」
「哎,真是想不到啊!」

當我回過神來的時候
我已經走在大街上了
我都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
摸摸臉上
不知何時,我毫無表情的臉上已經滿是淚水了
我就這樣從天黑走到天亮
一直走回了家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就開始翻箱倒櫃的找
就在自己書桌的櫃筒裡
找到了那張到現在也沒填寫的支票
上面還有她的簽字
和沒填上的金額

 

***35easy生活饗樂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閱讀更多
評論區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